城市化:夢與時光的切割機

激光技術 | 2019-03-01 02:37

90年代,是廣州市城市化建設的一個高峰期,我祖屋位于海珠區,當時離家最近的一片田野被改造成馬路的時候,我還是一個天真的孩子。最深刻的記憶是,當時新馬路舉辦了簡單的通車儀式,兩邊都放滿了大型氫氣球,我抓了一個,借助氣球的升力彈跳,跳得很高,那種感覺讓我畢生難忘,因為,大部分孩子都渴望能自由飛翔,這是我們最純真的夢想。

兒時住的紅磚青瓦,木窗碎花磚的平房,已然成為了思憶童年或是夢回的畫像。當時,第一代的黃泥外墻住宅成為了眾多的孩子的“Dream house”。在密度稀疏,房屋結構簡陋的時代,在家里都能感受到滿滿的安全感,或許,是我們的父母幫我們承擔了許許多多的風雨,而年少無知的我們懵懂不知。

20多年過去了,田野消失了,舊街消逝了,純真的夢想也隨著時光逝去變得模糊,被塵封在大腦的角落里,唯有抓著大氣球蹦跳的這個畫面時而在不經意的生活中彈出來,或是偶爾會在夢中會見到。

6年前,我離開廣州這個擁堵得水泄不通的城市,定居在離老家50公里的一個衛星城市。城市化是一個大型“切割機”,它把我心中認為最美好的景象切割得支離破碎,6年間,廣州的變化也在持續,雖然不像90年代這樣翻天覆地,但在時光的流逝中,已然物是人非。

嶄新的廣州城里,一些殘留的舊街道被高聳建筑所包圍,這是一幅很奇幻的景象:你在新城里看不到舊街,但在舊街道里,抬頭便能看到層次錯落的高密度住宅群,與舊街交接的往往是大型馬路,新舊交融。我沉浸在兒時的情懷中不能自拔,每一次回家看望父母,都會抽時間漫步在舊街道上,在新城市與舊街道之間穿梭的時候,會產生夢境與清醒交替的奇妙感覺。城市化,是夢與時光的切割機。

由于廣州房價太高,我在離廣州不遠的衛星城市買了自己的“Dream house”,在裝修房子的時候,又一個回憶涌現腦海。小時候每到了風雨季節,祖屋都是木窗木門,日久失修,雨水都涌進屋內,父母忙于堵漏的畫面讓我非常深刻,但年少之時,我并沒感覺在風雨交加的日子缺乏安全感,那是因為家人替我擋住了風雨。

成為了一家之主之后,我倍感珍惜童年時父母給予我的安全感,那是一去不返的珍貴情懷。因此,我在我的新家安裝了能夠很好地抵擋風雨的軒尼斯門窗,為我的妻子兒女提供最好的保護,風雨更像一種考驗,考驗我們是否能夠保護好家人,考驗我們是否能給家人充足的安全感。

時光荏再,讓我充滿思憶的老地方正在被一刀又一刀地切割、改造。舊時代的過去對于新生代來說也許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,但希望舊時代美好的人民情懷能夠傳承下去。